首页/租房资讯/正文

真相大白,他们才是中国最大的“炒房团”!

2018-12-08 来源:
 
点击
 
评论

到底是谁推高了中国房价?围绕这个话题我们可以聊上好几天:有人说是城市化进程推高了房价,过去二十年中国有三亿劳动人口进城落户,这背后是庞大的购房需求,有大批人购买房价自然就会涨;也有人说,地方靠卖地为主的创收模式是导致房价上涨的主要原因,面粉价格决定面包价格,面粉价格持续走高,面包岂有不涨之理,对土地收益治理缺乏刚性约束,助长了房价上涨;

也有人认为,预售制度给广大地产开发商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加杠杆飞速扩张的机会,房子还没建好,开发商就把钱提前收上来了,大量的预付资金支撑了房地产业以远高于其他行业的速度发展。正是由于房地产业奇特的预售融资方式,扭曲了消费者正常的消费心理,支持了房地产业的高投资和高价格;更多的人还是愤慨地以为,房价上涨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投资炒房客炒作的结果,他们不仅扰乱了市场秩序,更是房价上涨的刽子手,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奇哥一直强调,影响房价的基本面很多,我们很难从土地、供应、需求、货币政策等方面摸清未来房价走势,更难准确分析到底谁才是推高房价的主要原因,我们更倾向于认为,是各种因素的合力影响下,才导致了中国房地产今天的局面,这其中有土地招拍挂模式的原因,也有预售制度的影响,更有炒房投资客们参与热炒的结果。

但独立经济学家马光远却不以为然,他曾公开发表言论称:中国压根没有“炒房团”这个物种,房价既不是炒房团伙也不是开发商炒起来的。

他的原话是:在中国,凡是某种东西价格暴涨,把责任推给“炒家”,立即可以俘获大部分的民意,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在哪里,大家反而都不去思考。大蒜价格一涨,责任就是炒大蒜的,猪肉价格一涨,把责任推给囤积猪肉的,房价每一次上涨,所谓的“炒房团伙”几乎都是民众喊打的对象。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在中国,并不存在一个叫“炒房团伙”的物种和群体。

“在你所在的城市里,是绝对不存在一个物种叫‘炒房团伙’的”,马光远如是认为。

中国真的没有“炒房团”吗?奇哥认为,这种观点大错特错——中国不仅有炒房客,还有炒房团,不仅有成千上万的个人参与炒房,而且还有数千家上市企业参与“炒房”,这早就是已经公开的秘密了。

《2017胡润财富报告》大数据告诉我们,中国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的构成人群中,有55%是企业家,20%是金领,15%炒房者,10%炒股者;而在亿万资产超高净值家庭的构成人群中,已经全然不见打工者的身影,转而变为75%企业家,15%炒房者,10%炒股者。

靠投资炒房获得千万甚至是上亿资产不仅不是孤例,且有15%的比例,这一数值还是比较大的。可想而知,如果算上百万资产家庭的构成人群,炒房所占比例应该会超过50%吧?

那么谁才是中国最大的“炒房团”呢?是当年名噪一时的“温州炒房团”还是远赴重洋的海外“炒房团”呢?相较于奇哥接下来要说的,以上两个我们耳熟能详的炒房群体,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据中新经纬整理,2018年前三季度,A股上市公司中一共有1696家将闲置资金投资在房地产,占两市3565家公司的47.57%,合计持有投资性房地产10986.39亿元。

以前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资本都是逐利”的,哪里利润高,他们就会跑哪去,这会可算真正见识到了——光上市公司投资房地产的闲置资金,就轻松上万亿了,而且还有近半的上市公司参与到了其中,确实让人出乎意料!毫无疑问,上市公司们才是中国隐藏的最大“炒房团”,他们才是推高中国房价的最大幕后黑手。

上市公司拿闲钱投资炒房,表明看似无伤大雅,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这其实潜在风险和危害极大:一方面,上市公司上万亿的天量资金,对哄抬房价上涨,绝对起到了“帮凶”作用。另一方面,上市公司投资房地产,为其粉饰财务报表数据提供了太多操作空间。

数据摆在面前,谁还敢大言不惭地说中国没有炒房团,房价上涨和炒作无关呢?

此外,零点远景调查做过一项调查,调查对象的标准是个人金融资产在50万元以上的都市高收入群体,调查结果表明高收入群体大多偏爱保值型的房地产投资。这一调查数据很好地证明了,中国老百姓不仅嘴上说喜欢买房,行动上更是毫无偏差。

现实中的情况也确实如此。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上海、深圳、广州等城市,有相当一批“先富一族”买房只为投资,甚至作为储蓄。尤其是最近两年,房产升值的财富效应得到最大化,把更多的人裹挟进了这股非理性投资的热潮中来。前几年大家还只是青睐于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但时至今日,连一些偏远的三四线城市很多投资客都敢涉足了。

毫无疑问,这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地产的区域价格,同时也拉高了城市的平均房价。虽然从总人数上看,能买得起十几套甚至几十套房的,绝对只是“一小撮”最富有的人,但当统计数据把这些人的投资购房摊入到人均拥有住房面积以及住房自有率中时,难免会让众多无房的人们感到房价过高,无力承受。

也有人认为,预售制度给广大地产开发商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加杠杆飞速扩张的机会,房子还没建好,开发商就把钱提前收上来了,大量的预付资金支撑了房地产业以远高于其他行业的速度发展。正是由于房地产业奇特的预售融资方式,扭曲了消费者正常的消费心理,支持了房地产业的高投资和高价格;更多的人还是愤慨地以为,房价上涨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投资炒房客炒作的结果,他们不仅扰乱了市场秩序,更是房价上涨的刽子手,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奇哥一直强调,影响房价的基本面很多,我们很难从土地、供应、需求、货币政策等方面摸清未来房价走势,更难准确分析到底谁才是推高房价的主要原因,我们更倾向于认为,是各种因素的合力影响下,才导致了中国房地产今天的局面,这其中有土地招拍挂模式的原因,也有预售制度的影响,更有炒房投资客们参与热炒的结果。

但独立经济学家马光远却不以为然,他曾公开发表言论称:中国压根没有“炒房团”这个物种,房价既不是炒房团伙也不是开发商炒起来的。

他的原话是:在中国,凡是某种东西价格暴涨,把责任推给“炒家”,立即可以俘获大部分的民意,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在哪里,大家反而都不去思考。大蒜价格一涨,责任就是炒大蒜的,猪肉价格一涨,把责任推给囤积猪肉的,房价每一次上涨,所谓的“炒房团伙”几乎都是民众喊打的对象。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在中国,并不存在一个叫“炒房团伙”的物种和群体。

“在你所在的城市里,是绝对不存在一个物种叫‘炒房团伙’的”,马光远如是认为。

中国真的没有“炒房团”吗?奇哥认为,这种观点大错特错——中国不仅有炒房客,还有炒房团,不仅有成千上万的个人参与炒房,而且还有数千家上市企业参与“炒房”,这早就是已经公开的秘密了。

《2017胡润财富报告》大数据告诉我们,中国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的构成人群中,有55%是企业家,20%是金领,15%炒房者,10%炒股者;而在亿万资产超高净值家庭的构成人群中,已经全然不见打工者的身影,转而变为75%企业家,15%炒房者,10%炒股者。

靠投资炒房获得千万甚至是上亿资产不仅不是孤例,且有15%的比例,这一数值还是比较大的。可想而知,如果算上百万资产家庭的构成人群,炒房所占比例应该会超过50%吧?

那么谁才是中国最大的“炒房团”呢?是当年名噪一时的“温州炒房团”还是远赴重洋的海外“炒房团”呢?相较于奇哥接下来要说的,以上两个我们耳熟能详的炒房群体,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据中新经纬整理,2018年前三季度,A股上市公司中一共有1696家将闲置资金投资在房地产,占两市3565家公司的47.57%,合计持有投资性房地产10986.39亿元。

以前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资本都是逐利”的,哪里利润高,他们就会跑哪去,这会可算真正见识到了——光上市公司投资房地产的闲置资金,就轻松上万亿了,而且还有近半的上市公司参与到了其中,确实让人出乎意料!毫无疑问,上市公司们才是中国隐藏的最大“炒房团”,他们才是推高中国房价的最大幕后黑手。

上市公司拿闲钱投资炒房,表明看似无伤大雅,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这其实潜在风险和危害极大:一方面,上市公司上万亿的天量资金,对哄抬房价上涨,绝对起到了“帮凶”作用。另一方面,上市公司投资房地产,为其粉饰财务报表数据提供了太多操作空间。

数据摆在面前,谁还敢大言不惭地说中国没有炒房团,房价上涨和炒作无关呢?

此外,零点远景调查做过一项调查,调查对象的标准是个人金融资产在50万元以上的都市高收入群体,调查结果表明高收入群体大多偏爱保值型的房地产投资。这一调查数据很好地证明了,中国老百姓不仅嘴上说喜欢买房,行动上更是毫无偏差。

现实中的情况也确实如此。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上海、深圳、广州等城市,有相当一批“先富一族”买房只为投资,甚至作为储蓄。尤其是最近两年,房产升值的财富效应得到最大化,把更多的人裹挟进了这股非理性投资的热潮中来。前几年大家还只是青睐于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但时至今日,连一些偏远的三四线城市很多投资客都敢涉足了。

毫无疑问,这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地产的区域价格,同时也拉高了城市的平均房价。虽然从总人数上看,能买得起十几套甚至几十套房的,绝对只是“一小撮”最富有的人,但当统计数据把这些人的投资购房摊入到人均拥有住房面积以及住房自有率中时,难免会让众多无房的人们感到房价过高,无力承受。


网友参与评论
 
条评论
表情
点击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